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1 Reads)
五月的第一天,曾經夢想過的新開始,以為終於可以擁住屬於我的溫暖,但未曾想,那些美好是以這樣措不及防的方式碎了一地。我還來不及傷心,來不及難過,來不及悲痛……然後心就僵硬成一顆頑石,彷彿失去了血肉,再沒有任何的感覺。 我一個人走在雨裡,風吹著有些涼。想起那些可笑的過往,是的,可笑,我是那樣傻的一個孩子,傻傻地等著那些銳利的傷害一次又一次紮在自己的身上。 他多麼的殘忍,給到我想要的夢想,給我承諾,並固執的讓我去相信他會做到,他會比北和大寶更愛我,做得更好。可是卻一次又一次在我面前輕易摧毀我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仰。某一瞬間,我如此地恨他,除了恨以外,就再沒有其他。 可五月的第二天,我發現,甚至連恨也沒有了,我甚至連恨也不想再恨他。那個自以為自己是救世主想要拯救我也想要拯救我的朋友的那個人,他連自己都拯救不了,卻正義凜然的要向我們施捨著他氾濫的善心。難道他以為每個人都要滿懷感激的接受他不求回報的恩惠麼?我們有我們的驕傲,我們也有我們的自尊,拜託不要把你自以為是的善舉壓在我們的頭頂,卑微了我們的人生。 不要因為你的好心就安排我打車,打車要幾十塊,坐公交只要1塊,節約下來的錢夠我準備好幾天的晚飯了。不要因為自己無法陪伴就安排我跟著朋友去旅行,我沒有必要花幾千塊錢去進行一場對我來說毫無意義的旅行。我就是這樣的渺小,我就是這樣的卑微,我要為自己一個人的生活精打細算,我要為離職以後沒有收入來源的自己做好生存的規劃,我要為我可能孤獨終老的未來做一些儲備……我需要合理的安排我那不多的一點積蓄,我需要小心計劃我前行的每一步,因為,為了我想要的生活,為了我想要的夢想,渺小的我不得不一個人堅強的面對著這個殘酷的世界…… 請你,真的請你不要這樣苦苦哀求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不是沒給過,是你錯過了。我沒有任何義務對一個一直傷害我的人做任何的承諾。更何況,如果承諾真的有意義,怎麼有我們今天這樣的結局?如果你一定要有我的承諾才有勇氣去堅守你的夢想,對不起,我也沒有義務承擔這樣浩大的責任。 請你,真的請你不要對我說我是你的未來,你的夢想你的幸福,沒有我一切都不再有意義。很抱歉,我承擔不起這樣沉重的人生,我只能對自己的選擇自己的人生負責,請你也自己對自己負責。那是你的人生,不是我的,也從來不是我們的。沒有你,我不過錯過了一種曾經期望過的美麗風景,但是我還有機會去看另一種風景,也許會更美更好,可即便不美不好又如何呢?人生就是一場漫長的旅行,不管走的是哪一條路,也不管如何周周轉轉,終究也不過塵歸塵、土歸土。 請不要再來傷害我,請不要再來打擾我。 即便你如此偉岸高大,即便我是如此卑微渺小,可你依舊無法,得到我的深愛。

| 4 April, 2013 | 一般 | (1 Reads)
做為一棵樹,它實在是太老了。樹幹,已基本被風乾了。曾經很壯大的樹冠,由於不堪負重,每年都要折斷一部分。如今,已剩下屈指可數的幾枝了。但那幾枝,頑強的活著,做著一棵樹應該做的事情。春天,它一樣也要發芽,抽葉。也要多多少少的飛一些楊花。但更多的時候,它在糊里糊塗的活著。就像村子裡的一些老人,老到了一定的時候,就基本上認不得別人了。說著別人聽不明白的話。白天睡覺,晚上就在村子裡四處轉悠,自言自語。那些老人,轉著轉著,就轉到了這棵樹的下面。然後,老人和老樹,在絮絮叨叨的說一些只有他們才能聽得懂的話。 我們很小的時候,那棵樹就在那裡。不過,那時候,它還是很茂盛的。整天,有鳥兒什麼的在它的枝條上飛來飛去,唧唧喳喳的聒燥。中午,太陽正照的時候,它也會為人們遮出一片很大的蔭涼來。於是,有女人們拿了鞋底、針線,到這裡來做活諞閒謊。也有男人們拿了一些農活,到樹底下來做。他們一邊做活,一邊開玩笑、逗趣,不覺太陽西去,大地酷熱散去。於是,收工回家,然後,再上地幹活。小孩子,一向就是人來瘋。那裡人多,就往那裡湊。大人們做活。他們就玩遊戲。大多是玩一種叫“丟窩子”或是“抓石子”的遊戲。大人們的活做完了,孩子們也要回家跟大人上地。農村的孩子,自小得受手把手的土地教育。人們散去,大樹就在斜陽裡默立,遠遠的張望土地上那些勞碌的身影。樹和人是一樣的,它也喜歡人氣。 這樣的日子。在實行了包產到戶後,就逐漸的消失了。那以後,人們好像一下子忙了起來。在樹下遇上,總是匆匆的打一個招呼,就各忙各的事情去了。那個時候,那棵樹還是活的很開心,天天樂哈哈的看著,人們從它的身邊匆匆而過。它有時也很婆娑弄一下樹影,但能在它腳下停下來的人,卻一天比一天的少。樹,沉重的歎了一口氣。它,有一些寂寞了。 漸漸的,樹發現村子裡的人越來越少了。遠遠看見的,都是一些蒼老的身影和一些年幼的腳步。有一天,樹聽兩個孩子在樹下歎息:爸爸、媽媽!你們何時回來呀!樹有些莫名其妙,它不明白,人們為什麼把簡單的生存叫做“打工”。而且,還要到它想都不想到的地方去。 樹的腰越來越彎了。它常常看著比它更孤單的村子發呆,它甚至在側耳啼聽那些熟悉的狗叫聲。它知道它不會活的太長了,但它無法去拯救那個日趨枯萎的村子。夜裡,它常老淚縱橫的想起年輕時候的一些事情。它想起那個常在它的身上竄上竄下的叫五十一的孩子。它拈了一下手指,它已經有三十年沒有見過他了。聽那個孩子的媽有一次在樹下跟另一個女人講,那個五十一,現在已經是一個什麼縣的縣長了。坐上了小汽車,曾經也來過,西裝革履的,連它都沒有認出來。經過老樹,汽車的屁股後面冒著一股黑煙,“噌”一下就竄過去了。把老樹嚇了一大跳,並立刻有大片的葉子落了下來。 樹,覺得自己活著越來越沒意思了。它的樹幹,開始悄悄的腐爛。一些它見都沒有見過的蟲子開始吞噬它的內臟。心臟,沒有了。肝臟,也沒有了,肺,也沒有了。樹,還是頑強的活著。它自尊的活了一輩子,它不想輕易的倒下去。 它的樹幹,不能支撐那碩大的樹冠了。一個秋天的夜裡,它放棄了自己身上最壯的一根樹枝,讓它倒在了腳底下。它有一些絕望的望著那個也已經是中年了的兒子。它想,早上肯定會有女人來把它撿去當柴燒的,若那樣,它願意自己所有的樹枝都奉獻出來。但它等了一天也沒有。等了一月也沒有,等了一年也沒有。第二年的春天,它腳下的孩子,乾枯了的軀體上忽然抽出了一些新芽。樹,有一些欣慰的笑了。 去年的清明節,去老家上墳。走過那棵樹的時候,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我費勁的抬起頭來仰望它。看到那棵蒼老的樹,它也有一些悲憫的俯視著我。我感覺它有好多的話要說給我聽,我的心在怦怦的跳。我忽然看到它淚流滿面,它的昏濁的淚水,一行又一行的流在進了它的空蕩蕩的腹腔。但我不知道它要給我說什麼,我實在無法實現與一棵樹的對話。我只能陪著它流淚,仔細的辨認小時候我們在他的樹幹上留下的各種痕跡。我感覺自己的內臟的某一個地方也開始切切的痛。我知道,那是我終生無法改變的對家鄉的迷戀。我甚至覺得自己還不如它身邊飛來飛去的那幾隻喜鵲。它們還把自己雖然單薄,但還是很真實的窩掛在樹枝上,陪著老樹走過那一些快樂和不快樂的日子。而我的窩,早在二十年前,就被我很不真實的掛在他鄉的風中了。我再一次的細細打量它,它實在太老了,而且真的是很醜陋了。空空的內臟,更如一隻空洞的眼睛,絕望而又無奈的張望著遠方。 樹冠,乾枯而萎靡。沒有幾片葉子願意留在這裡,更沒有快樂的鳥兒願意和它做伴了。 我去過張家界的森林植物園,見過的樹沒有一棵像這一棵這麼醜陋。但我回來之後過了一年,除了偶然打開那些照片看一下才能依稀辨認之外,其它的我什麼也記不起來了。但面對這一棵,我卻總有一種痛徹心扉的痛楚。 站在早春的風中,我無法用雙手抹去臉上的淚痕。我聽到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了我們曾經在這一棵樹下戲嬉的笑聲。我定睛一看,原來是一群覓食的鴿子,在村子的四周盤旋。我用手去觸摸樹粗糙而又乾硬的老皮,感覺到它微弱的脈搏,但我卻忽然有了一種握住了母親的手一樣的踏實,我感覺我的漂泊的心忽然找到了歸宿。

| 16 June, 2012 | 一般 | (1 Reads)
我喜歡晚上,寧靜的夜晚,更喜歡下雨的夜。下雨的夜格外寧靜,少了許多的喧囂,聽到的不再是人車的吵雜聲,是那茫茫一片的雨滴打在大地上的沙沙聲,或是有節奏的簷水滴嗒聲。 這樣的雨夜,我無端興奮,常常無眠。生命中的另一種狀態總會在這樣如詩的夜晚來臨。 萬物都在這樣的夜晚睡著了。只有靈空的雨,鋪天蓋地,瀟灑而下。我喜歡下雨的夜或許就是喜歡這份寧靜,這種情愫。 無論是淅淅瀝瀝的小雨,還是瓢潑大雨,這樣的夜晚都讓人心情舒暢,浮想翩翩。在漆黑的蒼茫的夜晚,聽著雨聲,那一刻思緒萬千。 那連綿不斷下著的雨就像是對一個人的思念連綿不斷。 看著從屋內射出的光線穿過茫茫黑夜,光線裡密密麻麻的雨絲紛紛劃過。那漆黑的夜,劃過的雨,像一幕幕往事從眼前飄過。我喜歡在這樣的夜晚打開思想的大門,讓那深藏在記憶中的往事盡情展現。 遠方,在那雨中忽明忽暗的燈光,或許就是我記憶中隱約可見的人家。

| 9 June, 2012 | 一般 | (1 Reads)
流著卑微的眼淚,讓我看清了你給的虛假、敷衍給我的承諾。陷入了愛情。心也甘、情也願,才讓自己太過於沉迷之中。你偽裝太過華麗;沉迷的讓我不之甦醒;貪戀在你的虛假之中不知道還是個局。是我陷的太深,愛的太深。你賜的是那樣的狠,刻成我的一道深痕。你的吻;如今嘴唇的芳香與火熱。卻是如此的噁心與冰冷。 如今我“看透了愛情看透了你”讓我相信癡心的人不配有真愛。我的愛化淚,情化殤。也許我該堅強了。眼角還有的淚不會在劃落了。感情我不會在懦弱。當初為你;把自己變成了傀儡;化成了情盲。你“說的;前世五百年輪迴-只為我的愛。如今我看清了。前世五百年輪迴-只為今生這次擦肩而過。難道不是嗎?是你教我的。 我轉身的那一刻起,我的愛;我的恨…也就解脫了。從此我的孤獨,我的一切……回到原點。天冷了,自己加衣服。自己餓了,一個人,一個菜,一碗湯。走到街上,沒人牽手,我就揣兜。

| 8 June, 2012 | 一般 | (1 Reads)
看過一句以色列諺語,說:父親幫助兒子的時候,兩個人都笑了;兒子幫助父親的時候,兩個人都哭了。讀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哭了。淚眼朦朧中,彷彿又看到父親那執著而無助的身影穿越風塵向我走來,一串歪歪扭扭的腳印綿延到身後很遠的地方。 父親是一個孤兒,很小的時候便隨奶奶改嫁到現在的村子裡。在皖西北這個生長著貧窮、愚昧和野蠻的小村莊,父親受盡了人間難以想像的排斥與欺凌。一直到現在,留在我印象中的父親都是孤苦伶仃一個人,除了相依相偎的一家人,再沒有一個可以親近的人,他的善良與好客反而成為孕育別人霸道的溫床。雖然有幾次發達的機會,但因為沒有主見的奶奶抑或是其他難以言明的原因,最後都失卻了,他依然再那個剽悍成風的環境中,如履薄冰地一天天過著皺巴巴的日子。我甚至感覺到他從來就沒有一天真正伸直腰桿,心爽氣和地生活過,每每想及他那巴巴的眼神和無奈的歎息,我都忍不住垂淚。 生存的艱辛,迫使父親發誓要節衣縮食地供我上學。在當下的社會條件下,這不失為一條躍出苦難的捷徑,媒體上、生活中的成功事例更是堅定了他的信心。但清貧的家境和我不上不下的成績,使得美好的夢想與冰冷的現實之間總是隔著一段生硬的距離,它那似乎不可逾越的頑固使我萬分沮喪,更使父親在鼓勵我的背後多了一分無奈的心力交瘁。每每放棄的念頭浮現的時候,總是在父親無助的眼神和鄉人那冷眼旁觀的姿態中敗下陣來,我實在不忍再去泯滅他那可悲可憐的最後一點的希望。這樣的景況下,便只剩下加倍的努力和痛恨自己進步太慢的焦灼。此時的父親卻彷彿找到了他最好的狀態,在不辭辛苦的奔波和看不到盡頭的勞作之餘,我的每一點微不足道的進步,總被他放大若干倍,像重大節日一樣記在心頭,繼而又轉化為下一輪勞作的無盡動力。所以當我第一次知道甘之如飴這個詞時,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父親,便是我們一家人在那段苦難歲月裡的相依為命,便是我自己在那個不堪回首人生階段的笑聲和眼淚。 父親不是一個善於表達的人,他對我們的愛都點點滴滴撒播在生活的每一個細節中,這份愛因平淡而沒有亮色,因過於零碎而難覓蹤跡,我們自己也因為常在其間而顯得麻木,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可悲的悖論。當我進入重點高中之後,這份愛卻在緊緊的跟隨中少了一份坦然,多了幾分毫無來由的小心翼翼。在面對我那些出自不同背景的同學時,父親渾身的不自在和那偶爾向我投來的怯怯一瞥,讓我清晰地捕捉到這一點。他想讓所有的同學和他的孩子友好相處,而他自己卻在這種企求背後顯示出一絲難以掩飾的底氣不足,而這一切只不過是因為自己來自窮困。所以在迄今為止的回憶裡,最讓我痛徹心扉的便是父親在勞累之餘捶著自己滿是傷痛的腰身感歎自己不濟的情景,它讓我真切地感受到生活的殘酷,使我無比地痛恨自己此刻的拙於表達。 我清晰地記得父親送我上學時,在人群中漸行漸遠的身影,這略帶蒼老和蹣跚的身影成為我心中一個永遠的痛,成為我曾一度孤寂的靈魂中的一個永難消除的烙印。 在多年的努力後,我終於用不上不下的成績考上了一所不上不下的大學,傳說中金榜得中魚躍龍門的輝煌終於還是沒在我身上重現。我不知道這菲薄的收穫能不能算上對父親多年勞苦的一點名正言順的回報,更何況那一紙通知背後還有一筆不菲的學費。而父親卻顯得異乎尋常的高興,它把那個裝著錄取通知書的信封捧在手裡一遍遍地撫摸,一次次地對我說這已經不錯了,它在那個曾經無比冷漠的小村裡大擺筵宴,連那些平時不怎麼交往的人也在邀請之列,這種壓抑太久之後的情感釋放在我接到高中錄取之後,幾乎很少在生活中見到。直到今天,我還對自己曾經的放縱耿耿於懷,忘我的玩樂背後對父親希望的背叛,在如今看來是多麼不可饒恕的犯罪。 我大學報道那天,父親近乎固執地要去送我。儘管已經穿上了平時最好的衣服,但在汽車穿梭的校園裡依然顯得是那樣突兀。報名交費時,父親摸索著從襪筒裡取錢的動作,引起了一名銀行年輕女營業員輕佻的笑,那一刻,我在臉紅的同時有了一種出離的憤怒,我向她大聲嚷道:“這很好笑嗎?”此刻的父親卻像一個做錯了事的孩子,匆忙地辦完手續,手忙腳亂地從人聲鼎沸的大廳離退出來。面對整潔時尚的校園,我久久不能平靜,也許我不該對那個女孩子發火,我們有著不同的背景,她眼中的傳奇恰恰就是我真真切切的生活,她或者她們眼中的時尚,卻是我一個遙不可及,更沒有心思去期盼的夢。 這天下午,我帶著父親在這個我尚不熟悉的校園盡情地走了個夠。我們慢慢地走,輕輕地談,沒有放過這個被稱作象牙塔的地方的每一個角落。我知道這是父親的一個夢,一個可悲可憐又可歎的夢。現下的我能夠做到的只是這些,我不在意別人的目光,因為這就是我們的生活,雖平凡但高貴,雖捉襟見肘但不容忽視,因為我們都堅信流淚撒種必歡呼收割,而這校園就是我們奮爭路上一個滿載著希翼的小小驛站。我們有充足的理由來坦然地享受,儘管在歡樂的同時有那麼一絲若隱若現的苦楚。 第二天,我到車站送父親回家。買完票後,父親又從車上下來,一遍遍地祝福我要與人為善,不厭其煩地嘮叨著要我學會照顧自己,最後又固執地把我送向歸校的公交車,我知道我無法拒絕,在父親眼裡,我還遠未達到照顧他的資格。本來說要送父親一程,最終還是他來送我。也許在他心中這是一個父親的底線,對於這個底線,我只能無條件地服從。 汽車開動了,我看到父親轉身而去的背影,這背影在如織的人群中是那樣的渺小與無助,人流的交錯中,這背影漸行漸遠,隨著汽車的向前,終於從若隱若現歸於虛無。可我心中的那個背影卻越發清晰起來,我感到一陣難抑的酸楚,連忙打開車窗。父親從來不讓我在人前流淚,他說這是一個男人的底線。在我心中,這底線和他的背影一樣有力,我注定永遠都不可能逃離,因為它已經幻化為我綿延一生的背景,這背影溫情卻有力,朦朧而久遠……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最炎熱的三個月,很少出門,所以得來一個“白白胖胖”的形容詞。生活很寧靜,漸漸的連躁動都日趨淹沒了。就像某日,他回家,看到我安安靜靜的電腦桌前坐著遊覽新聞,不再抱怨無聊時的驚訝。原來,我已不知不覺中隨著環境而隨遇而安,坦然了。 兩個人的世界,很安靜,矯情的形容是寧靜而溫馨。偶爾和鄰居打打招呼,逛逛賣場,鄉村兜兜風……很簡單。 前幾日,和一個網友聊天,現在網聊也少了,沒有什麼正經事的時一般隱身,已漸漸對於網聊沒有多大的興趣。網友說他被公司外派到青島,為期一年,孤身在外,最難熬的是寂寞。談到找不到異性,其總結的原因,就是現在的女人很現實,講究物質。這些言論這兩年基本每人都能道幾句評論,見怪不怪,似乎世人都默認這種大家都認為現實的想法。 我歸結不來,具體到什麼樣的細節,一個女人會被人冠上現實的帽子。人應該有夢想,但談多了也只是廢話,人活在當下,不管怎麼樣的與世無爭,也是活在現實中的。怎麼樣的算現實,一味的要求對方能給予多少,還是多提了外加條件,這些因人而異,多與生活難道不該要求更上一層的要求,至於能達到否,就各看各自的能力。所以,我個人認為,不能在自身到不到的對方要求時一味的怪對方現實,地球上的生物,何必非要那一類自己無法磨合的人。 平平淡淡的生活,何苦要自抬身價,尋找人人稱讚的妙人。兩個人在一起,首先自己是否有幸福感,是否感覺到彼此能否給予對方溫暖,是否依戀。物質必須有,而非必須雄厚。 鴻鵠之志的人攀登者高峰,就沒有必要多加言語抱怨世界。追求完美的單身者,同樣也沒有必要埋怨這個世界沒有為你準備這樣的人兒。誰都不是天生來為誰準備好的,父母眼中自認優秀的兒女也並非培養來就為了才財雙全的做準備。可以不講究門當戶對,可是兩人之間距離過大,極力撮合又有什麼美滿可言。 能一起走下去,就是一種幸福,因為人生的道路上有人伴在身旁,握著你的手。能在你哭時抱你懷裡,能在笑時調侃你,能在外出時詢問午餐怎麼解決,能在咳了一聲時有手掌條件反射性的拍你的背,即使對方早已入夢。沒有七夕浪漫的玫瑰,但有一個夏季時令的水果。沒有四平八穩的私家車載著出入燈紅酒綠場所,但有全敞篷小摩托載著感受夏夜的風。沒有全自動的滾筒解決一堆衣服的汗味,但有雙手即使是內衣也最終涼在了衣架上。沒有美味的佳餚伺候著胃,但有光著膀子被油濺的嗷嗷叫的人把你從九十多斤喂到一百十幾。簡簡單單,不富裕的小日子……也很好。 不要求很多,只要一起的生活,你掌勺,我放料。你洗衣,我拖地。你開會,我做報表。你哪裡癢了,我給你撓……很簡單的現實生活,很現實,我們五穀雜糧,我們洗衣做飯,朝八晚五工作,看肥皂劇,一起攻略遊戲,評價新出來的新聞人物,在父母電話裡善意的撒謊對方很勤勞…… 簡簡單單,點點滴滴,生活,即使現實的說法也只是平凡而已…… 文章來源:劉長喜博士談生態養生 |Wicked Little Town | MOREONE STYLE |素黑黑洞 | Backup Brain |禧路的BLOG | 孫思邈的BLOG |愛生活,愛小懶懶 | 完全素食棉棉 |David Rennie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寂寞的星群,在深邃的夜空抽泣著,月亮在孤獨的等待中藏在了黑暗的角落,沒有一輪心緒會飄在空中,我在乞盼中,等您亮如水的眼睛…… 縷縷心事,像涓涓小溪,汩汩的流向您。沾滿一路的相思,縱橫跋涉萬里,穿越時空的隧道,一路尋覓。只是啊,您是否就在不遠的那個地方等著我? 我在您和藹的笑容裡沉醉,忘記了一路尋覓的憂傷,把刻骨的思念寫進您的心房。 回憶為我織成一頂帽子,染白我頭上泛起的絲絲細發,我的目光從此只在遠方,望穿流逝的時光,希望在飄渺的天空,看到您欣慰的淺笑。 也許一切都已靜止,而我只能在安靜中等待,默默的祈禱,留一串祝福在心田栽種,等我老去的那一天送給您…… 蹉跎了歲月,流逝了風華,只要心還跳動,哪怕只在最微弱的一剎,我也要在您最溫暖的懷裡消融。我想靜守您身旁,給您一生的期望。 那句叮嚀還在耳邊溫馨的響起,而您慈祥的笑容,依舊在眼前浮動。獨倚窗前,我把目光投向更遙遠的那一方,翹首期盼,您如天使般向我走來…… 灼紅的眼圈,燙熱了我孤傲的心,我想掬一輪明月,為您留一盞夜歸的燈,慈祥的母親,兒一生的最愛! 文章來源:溫州同德醫院的BLOG |Columbia landing journal | 今何在的YY思想史 |李憲源的BLOG | 意悠然的BLOG |Seattle Seahawks Blog | 書評週刊同仁Blog |開火的BLOG | 越戰越勇天天 |尚宅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女孩喜歡上了男人,對他很好,是很好的那種。她給他洗衣服,收拾房間,早晨買早點給他,小鳥依人的靠在男人身邊。男人覺得有人這樣無微不至的照顧是件很愜意的事情,於是他們順理成章地在一起。男人習慣有女孩在身邊的日子,可後來,女孩就離開了,是當男人在睡夢中的時候。   男人講完之後一臉茫然的問我:「你說,我哪裡做錯了!我給她錢買化妝品,有人欺負她,我把那人揍了個半死,我這麼愛她,她為什麼就走了呢?」   我安靜的聽完他的故事,沒辦法給這個疑惑的男人一個滿意的答案。我們從咖啡店走出來,過馬路時男人瞅一個空擋便快步跑到對面向車流這邊的我招手催我過去。我有些無奈的笑了。   我問男人是不是不願意牽女孩的手。他說在家抱抱可以,在外面多不好意思啊。我說他過馬路時一定比女孩快,他點頭說你怎麼知道?我說女孩在刷碗掃地的時候,他一定是悠閒的看著電視。男人摸著頭說自己似乎明白了。我說,如果明白了就去挽回吧。   希望男人是真的明白了。   其實很多女人外表很堅強,內心卻還是柔弱,需要男人呵護的。她不在乎你給了她多少錢,卻會永遠記得你調皮的從路邊花壇偷回的那朵放到她手中的月季花。她在廚房忙碌的時候,你從身後送來的一個吻會讓她覺得幸福甜蜜。你們過馬路時候,在左邊的你緊緊握住她的手,不論是什麼年紀,都會讓她覺得很安全。   世界上女人很多,美麗的、溫柔的、聰明的、可愛的……可無論什麼類型的女人,期待幸福的心情都是一樣的。所以她們等待著一個男人的出現,等著這個男人對她們好。   其實女人期待的對自己好,是件很簡單的事情。   她只希望自己的男人不要因為忙碌而忘記她的生日。想聽他在耳邊輕聲說句「快樂吧,我的寶貝。」這時玫瑰也可以省略。她只希望做家務累的時候,他輕輕撫摩自己的額頭說聲「寶貝,喝了牛奶再睡吧。」即使對於家務男人一竅不通。她只希望害怕或者孤單的時候,男人在身邊摟著她的肩膀堅定的對她說「別怕,有我。」   是的,有的時候,愛意是在不經意間流露的。可能男人你自己沒感覺,可是女人卻字一句的記在了心底。她們會用更多的愛戀回報你。   嘗試著在出門之前吻一下你的女人。常常溫存的告訴她,你有多麼的愛她。休息的時候搶過她手裡要洗的衣物。天氣好的時候帶她到公園散步。睡覺前給她講講公司裡,回家路上看到的有趣的事情。偶爾耐心傾聽女人講的事情,即使你對白菜5角或是4角一斤不感興趣。在她穿了新裙子的時候,認真的看2分鐘,然後誠心誇獎一下她。如果裙子大了,就說你又苗條了,如果裙子小了,就說如果大一點會更漂亮。逛街的時候可以拉著女人的手或者攬著她的肩膀,因為這樣,她會覺得幸福。女人都希望在平凡中被呵護,被愛著。你溫存的點點滴滴一定能讓她聞到幸福的芳香。其實女人要的幸福很簡單。你要耐心的對你的女人好,不需要如火山火熱,也不需要如海浪洶湧,細水長流就足夠讓她幸福一輩子。   一個黃昏,我接到那個男人的電話。他很興奮的告訴我,說女孩又回到了他身邊。我問他是怎麼做的,他說費了很大力氣才約到女孩散步,還專挑路口走。過馬路時候站在女孩左邊,緊緊握住她的手。我笑了,說你現在明白了吧。男人嘿嘿的說:「明白了,明白了,她跟我,是需要我疼的。」   是啊,當上帝用亞當的肋骨造了一個夏娃時,就預示著男人該認真照顧身邊那個是自己身上肋骨變的女子,好好愛她吧,否則你自己的胸口也是會疼痛的。   跟著你,就是要你疼的!!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走在職場,迷茫像霧一樣總會偶爾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模糊我們的視線,混亂我們的心情。是無奈地等待,還是主動出擊尋找解決的辦法?有時候也許只要尋找到一種正確的途徑,就能事半功倍,撥雲見日。職業需要指導,職場需要規劃。《職業》雜誌聯手CHR可銳職業顧問,追蹤採訪了四位有著豐富職場體驗的人士,從他們各具特色的職業發展規劃中,讀者可以發現引領自己前行的職業航標。      檔案A:尋找最適合的僱主   主人公:李玉梅   星座:天蟹座   血型:O型   教育經歷:1997-2001 年在中央財經大學讀財會專業,2003-2004 年於馬尼拉拉剎大學學習信息技術專業,04 年12月回國   職業經歷:中國平安保險公司北京分公司銷售員等      鏡頭回放   今年27歲的李玉梅,第一份工作是在中國平安保險公司北京分公司做銷售,一進入公司就簽下一筆大單,獲公司獎勵。在接觸保險行業的過程中,她對風險管理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於是,業績突出的她在一年後選擇了辭職出國進修。   進修回國後,她偶然發現競勝保險公估公司在招聘風險評估師,沒多想便投了簡歷。憑借良好的專業教育背景和一口流利的英文,她很輕鬆地得到了這份工作。隨著市場競爭激烈程度的加劇,眾多外資公估公司進軍中國,但公司管理模式依循國企方式,公司項目逐漸減少,國企的工作節奏使她感覺毫無發展可言,而且感覺自己的競爭力正在逐漸地磨滅,工作中與同事的配合也沒辦法達到高效、快速。加之過低的薪水,她發現自己的價值沒有得到體現。   在苦惱之餘她不得不重新尋找適合自己的工作,無意中在網絡上瞭解了CHR可銳職業顧問,便決定借此尋求幫助。   專家咨詢   CHR可銳職業顧問專家對她進行了全面的分析,發現李玉梅的特點是:能夠有效利用時間和資源以找出合乎邏輯的解決方案,在目標明確的工作中能運用自己嫻熟的技能;她是一個誠實可信、直言不諱的人,但也因此而得罪了許多人,直接影響到她的人際關係;嚴謹的作風和追求效率的特點使別人感覺她的能力比較強,但是也容易使人覺得她過於要強,很難接近。   CHR可銳職業顧問還發現,她目前遇到的人際關係問題主要是由目前的公司環境引起的,國企的管理模式與她顯然格格不入。從她的情況來看,換一個適合的工作環境,將使她面臨的問題得到有效改善,甚至將不復存在,還可以激發出已經失去的核心競爭力。提煉核心競爭力將是她未來求職的關鍵。   之後,CHR可銳職業顧問對她的職業能力進行了專業評估,幫她制定了評估師→高級評估師→資深評估師→評估總監的晉陞軌跡,而且目前的風險評估師正是她職業生涯的切入點。   現狀寫真   現在李玉梅已經在一家外資的評估公司任風險評估師,這是一家有著豐富風險評估經驗的外企,而且有著非常成熟的風險評估系統。在這裡,她的長處得到了盡情發揮和施展,拓寬了汽車、保險、證券、銀行等行業的信用評估範圍。工作習慣的相近,使之前所顯現出來的人際關係問題也沒有再發生,大家都對她投以欣賞與贊同的目光。   李玉梅目前的職業生涯發展正呈上升趨勢,充滿信心的她認為自己成為評估總監,只是時間和機遇的問題了。 [Page]      檔案B:溝通決定成敗   主人公:王偉   星座:白羊座   血型:A型   畢業院校:北京科技大學管理學院   專業:會計學   業餘愛好:讀書,足球   職業經歷:大連三洋飲食設備有限公司的市場專員、北京中科恆業中自技術有限公司物流部經理、北京地大彩印廠物流經理等      鏡頭回放   今天32 歲的王偉,畢業後第一份工作便是任大連三洋飲食設備有限公司的市場專員一職,一做就是3 年,主要負責有關銷售一體化的系統工作以及每年150萬元資金運作的市場推廣工作。作為公司內審員之一,先後參與制定、決策、完成了公司的ISO9002 和ISO14001認證,並且對物流有了深刻的認識。也因為接觸到了物流的知識,王偉決定朝著物流的大方向發展,但礙於目前的崗位職責偏重於市場營銷方面,他決定辭職,以便完成自己的職業目標。   隨後,王偉在北京中科恆業中自技術有限公司擔任物流部經理。在那裡工作的兩年時間裡,他主要負責公司物流部的策劃、組建和業務開展工作,也建立起了比較成熟的供應鏈,把1100多萬的庫存降到了760 萬,被評為公司的年度優秀員工;另外還擔任著市場營銷管理部助理經理的職務,負責一些銷售管理工作。   但他仍舊覺得自己的發展有問題,於是再次辭職。他又先後在幾個公司呆了一段時間,均覺得自己難以如願以償。無論他怎麼努力,似乎向上發展的空間都不是很大,而且總感覺與人交往非常吃力。找到第八份工作的時候,複雜的人際關係、謹小慎微的說話方式使他非常厭倦公司的工作環境,剛滿試用期,他就收到了公司的辭退信。   專家咨詢   CHR可銳職業顧問先對王偉進行了近兩個小時的前期溝通,瞭解他的詳細情況,然後對他的職業價值觀、職業傾向性、職業能力等進行了一系列的專業測評和分析,發現他適合整天與人交往,密切參與整個決策流程的工作,而且要有明確的工作目標和業績指標。他待人友善、做事主動、充滿活力,具有較高的團隊合作精神,有較高的敏感度,但也因此而時常會因為別人對他善意的不理解而感到失望。這主要是由於他與人缺乏溝通導致的。依照他的性格特點,CHR可銳職業顧問建議他盡量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慢慢學會適應別人,使自己變得更加快樂。根據他適合的職業特性,目前的物流行業對他來說是十分匹配的,但也由於與人缺乏溝通導致的人際關係問題,使他一直未能在這個行業有更大的發展。   現狀寫真   聽取了CHR 可銳職業顧問專家的建議後,王偉學習了大量與人溝通方面的技巧,增強了溝通能力,人際關係逐漸開始有了好轉。CHR可銳職業顧問也針對他的個案,對他進行了一對一的專業培訓,以強化他與人的溝通協調能力,對他過往在職場中遇到的種種問題進行詳細的剖析,讓他深刻認識到不良人際關係造成的職業瓶頸給職業生涯發展帶來的重要影響。   目前他已經在一家電訊公司擔任著物流經理的職務,出色的工作能力以及逐漸改善的人際關係,已經為他的未來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他也充滿信心地朝著物流總監的目標走去。      檔案C:摸清自己的長短「尺」   主人公:劉菲菲   星座:水瓶座   血型:O型   畢業院校:瀋陽大學國際經濟合作專業、大連外國   語學院英語專業   業餘愛好:寫作、音樂   從業經歷:遼寧商業信息廣播電台節目主持人、房地產咨詢服務有限公司客戶經理、埃及總領事館駐上海辦事處簽證處翻譯和助理 [Page]      鏡頭回放   今年32歲的劉菲菲第一份工作是在遼寧商業信息廣播電台兼職做節目主持人。因為當時的她還是瀋陽大學國際經濟合作專業的大四學生,除了主持之外,她還負責整個節目的採訪、編輯以及相關資料的搜集工作。雖然是兼職,但她主持的節目有聲有色,頗受聽眾喜歡。   之後隨著大學生活的結束,也結束了這份近一年的工作。畢業後她來到上海某房地產咨詢服務有限公司任客戶經理,其實就是銷售經理。她帶領一個由6人組成的銷售團隊,並負責團隊的管理和培訓工作,當然業績是最主要的。在近三年的工作中,她積累了豐富的銷售經驗,但由於對工作的喜愛程度並不是很高,於是她選擇辭職充電。   劉菲菲考入大連外國語學院學習英語專業,畢業後來到了埃及總領事館駐上海辦事處擔任簽證處翻譯和助理,主要負責日常接待,審核來自各地簽證申請人的文件,協助總領事安排活動,並定時提交簽證、認證統計、活動等相關的分析報告。後來調到埃及大使館旅遊處任參贊助理,除了負責一些國際旅遊博覽會參展事宜外,主要負責與旅遊相關媒體的記者、編輯保持溝通、協調。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口腔裡的牙齒有門牙.尖牙和磨牙,它們都固定在頜骨上.如果單靠長在口腔裡面的幾個單根的門牙,是不可能咬一百多斤重物的.磨牙長在口腔的兩邊,而且是多根的,它以分叉很大的根牢固地固定在頜骨上.如果用木材.金屬或塑料製作在兩塊上下頜夾板,表演時戴在牙上或管用.另外,控制張口閉口的咀嚼肌使人體最強的一對肌肉.據測量,咀嚼肌收縮是可以負擔八十公斤的重量.所以,經過艱苦鍛煉的雜技演員,在咬緊牙關時所能承受的重量就遠遠超過一個人的體重。

Next